“城市大脑”与“智慧城市”,你理清了吗

其他
城市大脑与智慧城市你理清了吗

常言道,“道者,器之先”,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和智慧社会是我国“智慧城市”这个“器”的建设之“道”,城市的发展与管理越来越需要能够事半功倍的“智慧城市”这个“器”。因此,智慧城市的规划、投资与建设已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在这项工作中,需要运用一些新的概念作为创新引领,各种概念应该相互借鉴、融合,但也要避免重概念、轻内涵。

近年来,各省市纷纷推出了“城市大脑”或“智慧城市”建设规划,智慧城市逐步成为众多城市政策制定、规划管理和发展战略的主要范式。在实践中,需要厘清“城市大脑”与“智慧城市”的概念,意识到“城市大脑”不是智慧城市的升级版,没有改变智慧城市的基本架构,同时,需要警惕新概念在实践中可能引发的操作误区。

@Vol.1

“城市大脑”与“智慧城市”

两个概念的起源

时任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后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杭州市城市大脑总架构师的王坚在2016年4月向浙江省杭州市提出了“城市大脑(City Brain)”的概念,使得城市大脑在世界范围内最早出现,不过,至今其他国家和地区还少有提及城市大脑的,大多仍称智慧城市。

王坚院士认为,在城市发展所需要的传统资源稀缺且依旧很重要的背景下,出现了一个未来城市发展尤为重要的新的要素,即数据资源。“城市大脑”就是未来数据资源时代融合了算力和数据的城市数字基础设施,包括市级的中枢系统、部门的系统和区县的平台、各级的数字驾驶舱以及不同的便民服务场景等四个最重要部分组成的一个整体,以使得城市的数据资源系统地服务于城市的运行。王坚院士对城市大脑的定位,一方面强调了数据作为城市运行的资源要素,另一方面针对我国城市治理体制中常见的条块分割等现象,强调了系统构建和应用的整体特性。因此,“城市大脑”概念的提出有着我国城市治理的鲜明特色。

“智慧城市(Smart City)”概念源于IBM公司在2008年提出的“智慧地球(Smart Planet)”理念,“智慧地球”的本意是应用传感器等装置的物联网和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实现人类社会与道路、电网、建筑和机器等物理系统的整合,使人类能以精细和动态的方式智慧地管理生产和生活状态。这一理念被认为有助于促进城市的经济、社会与环境、资源的可持续协调发展,缓解城市发展中的各种矛盾,从而为世界各国所接纳,就具体地应用在了“智慧城市”发展之中,并且,“智慧城市”部分替代了早先的“数字城市”的概念。

由“城市大脑”和“智慧城市”概念的发展可见,“城市大脑”是智慧城市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更多地属于智慧城市中的管理与决策系统,其强调的数据资源依然来自构建智慧城市的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基础设施。

@Vol.2

“城市大脑”没有改变智慧城市

的基本架构

智慧城市的技术框架来源于物联网概念架构,分为三层架构和四层架构两种。三层架构包括基础感知层、网络传输层和顶端应用层,其中感知层以传感器、摄像头、计算机以及智能移动终端(如手机、平板)等技术为基础,主要承担诸如道路交通、城市治安、经济发展、个人健康等各类数据的感知和收集任务,通过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或者WiFi、蓝牙等技术构成的传输层,将感知层的数据直接传输到智慧城市技术框架终端的面向数字经济、数字政府和数字社会等领域的应用层。四层架构就是在传输层与应用层之间加入云计算平台、服务支持平台、信息处理平台、网络管理平台和数据安全平台等管理平台层。发展至今,智慧城市的技术框架一般都是四层架构形式。

因此,世界各地最新的“智慧城市”以及“城市大脑”等概念方案一般都会定位自身是“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所构建的系统与应用。分析阿里云提出的“城市大脑”整体架构,就可以发现其并没有改变“智慧城市”的架构,但是在管理平台层充分运用了智能技术,实现了智能服务支持平台,并加入了交通、公共管理和数字规划等行业引擎。和“城市大脑”类似,对“城市数字化转型”等概念进行分析,也可以发现有关的新概念和提法并没有改变智慧城市的基本架构,而是在应用层面加入了不同的新功能。

@Vol.3

警惕智慧城市建设中

新概念的认知误区

由于智慧城市等概念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时间还很短,世界各国以及我国各省市都还在积极探索过程中,尚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方案和结论,甚至连概念都不尽相同。然而,虽然技术在变化,但是城市的本质并没有变,技术依然应该是让人们可以在城市中的生活更美好,智慧城市也应该让城市治理更加“以公众为中心”。

不过,概念是用来表达思想的,各地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应该避免使用一些容易引起与城市以及城市治理本质不一致的概念。

王坚院士在TechCrunch 2018 国际创新峰会上就提到:“很多人在听城市大脑的时候,第一反应就觉得是模仿人的大脑,这一点有失偏驳,‘Brain’这个词不是人类专属的词,因此,City Brain 就是一个城市的大脑,和人类大脑没有任何关系。”

因此,如果真的以“人的大脑”的思维建设相应的城市治理应用系统,虽然一方面会提醒建设者注重系统的智能性,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可能会误导建设者企图建设一个承担“指挥身体所有行动”的“大脑”出来。在实践中,个别地区就是以“城市大脑”的名义规划建设所谓的“神经系统”,要求获取市民、企业的各种实时数据,美其名曰“可以把握全局,及时做出决策”。如此做法,随着系统的逐步深入和完备,可能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让人们在一个透明的环境中过着被规划好的生活,从事着难以有创造性的工作,政府也会成为技术官僚机构,失去了城市是“人群的开放的生态系统”这个本质。

来源:《国家治理》周刊

原标题:警惕智慧城市建设中新概念的认知误区(有删节)

赞赏
0 点赞
评论
举报

评论区

不超过500字